加载中...
您的位置:首页 >商业 > 正文

阳光城新高管的“解题”方案

2022-01-11 14:02:00 来源:大众生活报

尽管朱荣斌已经谢幕阳光城,但围绕此事的舆论还没有停息。

1月10日晚间,阳光城(000671.SZ)发布公告显示,大公国际于当日发了一份关注公告指,朱荣斌的辞任对阳光城经营活动和信用水平的影响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更多的报道则指,朱荣斌在阳光城“白干四年还倒贴4000万”,被调侃为“最惨打工人”,令吃瓜群众倍感唏嘘,也将千亿房企阳光城再次推向了舆论中心。

那么,朱荣斌的离去对阳光城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新一任高管会带领阳光城走出困境吗?

相关媒体报道,很多是依据公开的薪酬(年薪600万)及朱荣斌的持股成本(约1.36亿),给朱荣斌算的亏损账。

但是,稍微理性一点思考,这只是个吸引人眼球的表面算数题。

除了内部关键人,没有人知道朱荣斌的真正持股成本是多少(有多少股是白送的),以及600万年薪之外,四年半来所获取的跟投收益及奖励又有多少。

1月6日,在“阳光城集团总部群”中,朱荣斌写下了告别感言,表示“长时间的纠结、博弈及挣扎,离职确是无奈”。

的确,早在2020年4月其在阳光城第一个三年任期结束时,朱荣斌要离职的传闻已沸沸扬扬。但2020年5月阳光城公布了朱荣斌的第二个任期,到2023年5月截止。在阳光城2020年度股东大会上,朱荣斌还表态“我走不了是事实,我觉得你们不用再关心这个问题”。

2021年10月份,阳光城迎来人事洗牌,原福建大区总裁徐国宏晋升为阳光城执行总裁,朱荣斌被分权,其离开再现预兆。

2021年12月22日,朱荣斌通过大宗交易减持阳光城454.61万股。在业内看来,企业处于风雨飘摇之际,高管的减持无异于“伤口撒盐”,这更是朱荣斌要离开阳光城的明显信号。

到1月5号,阳光城的一纸公告,让传闻变成了现实,朱荣斌终与阳光城缘尽。

尽管阳光城在公告中对朱荣斌任职期间所做的贡献表示衷心的感谢,但是在业内人的眼中,朱荣斌的谢幕并不完美。

“一个高管之所以能成为高管,就是在企业遭遇危难的时候,应该有力挽狂澜的能力,和企业共进退。离开是最容易的选项,留下来才是最难的。”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那么,朱荣斌离职后,接任者徐国宏会带领阳光城走出困境吗?

据了解,1月9日阳光城内部下发了一份近期组织调整及人事任命通知,公布了最新的区域合并及人事任命决定:

〇浙江大区不再管理云贵区域;原福建大区温州城市公司并入浙江大区管理,温州城市公司全体向集团执行副总裁兼浙江大区总裁李晓冬汇报。

〇上海大区不再管理川渝区域;原上海大区与原江苏区域合并,成立新的上海大区,集团执行副总裁江河兼任新上海大区总裁。

〇原江苏区域总裁胡雨波调任川渝区域总裁,全面负责川渝区域各项管理工作,向集团执行总裁徐国宏汇报。任命夏康为川渝区域副董事长,向川渝区域总裁胡雨波汇报。

〇原北京区域、原津冀区域、原山西区域合并,成立新的北京区域,任命马咏为新北京区域总裁,向集团执行总裁徐国宏汇报。任命谢琨、章鑫为新北京区域副总裁,向新北京区域总裁马咏汇报。

〇原云贵区域贵州公司并入湖南区域管理,贵州公司全体向湖南区域总裁陈良良汇报。任命罗军为湖南区域副总裁兼贵州公司总经理,负责贵州公司日常管理工作,向湖南区域总裁陈良良汇报。

〇成立云南区域公司,任命田华强为云南区域总裁,全面负责云南区域各项管理工作,向集团执行总裁徐国宏汇报。

组织构架调整是一众房企应对房地产行业下滑的普选方案(宇宙房企碧桂园也于近期进行了新一轮的区域公司压缩),会使管理更加扁平化,压缩管理成本和人员开支之外,新的人事任命也暗含着新一任管理者的战略谋划,落定之后即是执行。

从阳光城新一轮的组织调整及人事任命安排以及近3个月来的种种举措可以看出,阳光城发生了一些变化。

其一,重用老臣。

3个月前(2021年10月),阳光城晋升了5名老将,徐国宏为公司执行总裁,陈霓、李晓冬、江河为公司执行副总裁,张坚为福建大区总裁。他们均已在阳光城任职多年,一直担任重要岗位,属于阳光城的中坚力量。

梳理这些高管的简历发现,与充满光环的“双斌”不同,他们为人低调,鲜有在媒体曝光,均深耕地产行业多年,对阳光城有着深厚的感情。

据了解,这些老臣在阳光城内部拥有良好的口碑。比如徐国宏,为人十分低调,任执行总裁3个月以来,以“拔钉子”的精神,正努力解决公司的种种困难。

其二,巩固大本营,更聚焦一二线核心城市。

从前面的区域调整看出,原江苏区域、津冀区域、山西区域被就近合并,云贵区域拆出贵州并入湖南区域,改为新设立云南区域。在巩固大本营的同时,阳光城更聚焦一二线。

其三,回归初心,不唯规模论。

市场流传着一封新北京区域副总裁谢琨写的内部公开信,朱荣斌的离职也意味着阳光城“双斌”扩张时代的结束。

不唯规模论,也是地产行业巨变下,房企未来发展之必然。

两个月前,在阳光城实控人林腾蛟表态进行个人全额担保的情况下,阳光城多只债券获得展期,彼时业内认为阳光城获得了喘息机会,已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

然而,随着战投泰康系董事对三季报提出异议及泰康系的退出,阳光城的风险仍未解除。

并且,两个月以来,对于民营房企而言,融资端并没有实际放松,反而有愈发收紧之势。可以说目前阳光城的整体状况确实不容乐观。

如中信证券1月5日发表的一篇研报认为,出现负面舆情的房企,很难赢得消费者信任,因担心房屋不能交付。同时,这种顾虑也影响地方,为了保交付地方势必严格开展预售监管。销售滑坡加上预售监管从严,反过来进一步增加资金困难房企的紧张程度。

兴业证券1月6日发表的一份研报还显示,近两月房企信用债融资边际改善,但主要集中在国企,中资美元债融资持续走弱,房地产开发贷仍然较弱,房企信托存量仍呈季度缩减。

中信证券认为,困境房企当下指望通过销售回流缓解现金压力不现实,只有不断变现资产,转让项目,才能获得现金回流。

网传的位列央行11家需要流动性支持的房企名单里,有阳光城。但是目前没有确切的消息,这份名单是真是假。

来源:大众生活报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关键词: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