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您的位置:首页 >焦点 > 正文

中国市场重新归来 仍需警惕二次挑战

2020-03-30 14:23:46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中国消费正在“解冻”。中国商务部服贸司司长冼国义3月26日称,今后消费市场将进一步平稳回升,部分被疫情推迟的刚性消费还会回补。

近期,随着本地疫情传播基本被阻断,中国多地开始恢复正常经济秩序,越来越多超市、商场、餐馆重新开门营业。据官方数据,截至3月22日中国大型农产品批发市场平均复工率达97%,大型超市达96%,农贸市场、菜市场达94%,百货商场、购物中心达90%。

“中国的业务已经出现反弹,我们将在不久的将来看到这场危机的另一面。”耐克首席执行官约翰·多纳霍说。

据法新社3月25日报道,耐克高管表示,亚洲主要市场的消费者已开始重返商店。此前,中国季度收入罕见下降的情况因电商的强劲收入出现缓解,同时,日本和韩国也出现回暖迹象。多纳霍表示,中国门店的重新开张为世界其他地区开展业务示范了可能的路径。

与此同时,中国也在不断探寻重启全球供应链的新方式。机构观点认为,虽然亚洲地区消费可能在二季度出现反弹,但欧美等其他地区严峻的疫情可能会成为亚洲经济复苏的阻碍。另外,油价持续低迷虽然有利于增加亚洲国家内需,但往往不利于亚洲经济体的出口。亚洲经济体应当警惕可能面临的第二波冲击。

“中国市场重新归来”

“消费者又回到商店了。他们经常戴着口罩,但是又回来了。”多纳霍说,这一情况在日韩也开始出现。

在疫情高峰期,耐克在大中华地区7000多家门店中有75%被关闭。但随着疫情得到良好控制,耐克在中国的门店于2月底逐渐开张,80%的门店都在营业。

受疫情防控措施影响,耐克在3月16日关闭了在中日韩以外的所有门店,包括美国、加拿大、西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

多纳霍预计,不久之后,欧洲和美国将处于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期。“但在中国、日本和韩国的经验令我们充满信心,未来会看到这场危机的另一面”。

但鉴于各国采取的防控措施不同,多纳霍警告称,各国疫情发展的时间线也会出现差异。

不仅是耐克,截至3月13日,苹果在中国的42家零售店也全部恢复营业。相比之下,大中华以外的458家门店则在3月14日被全部关闭,直至3月27日。据彭博社报道,苹果公司将根据各社区条件,在4月上半月开始分阶段重新开张。

重启全球供应链

零售业重回正轨的同时,中国制造业也从疫情的影响中逐渐恢复。“实时指标显示,中国正在重启工业园区。”SanfordC.Bernstein的分析师说。

以汽车行业为例,据彭博社3月26日报道,上汽集团、大众汽车几乎所有工厂都已复产,宝马在沈阳的工厂、福特的中国工厂在2月中旬完成复产,丰田在广州和长春的工厂均恢复正常两班制,菲亚特克莱斯勒超过90%的经销商,及其与广汽的合资公司中95%的员工已经复工。

特斯拉的恢复水平则更加“喜人”。该公司一位代表称,自2月10日复产后,特斯拉在华工厂的产能已经超过疫情前的水平,每周可生产3000辆汽车。

“企业是如何反击的?”世界经济论坛专家倪军指出,疫情之下,中国企业一直在探索新的方式重启全球供应链。

受零部件、劳动力短缺、个别地区封锁和交通容量影响,此前,许多企业的恢复生产速度一直受限。但制造业OEM(代工生产)企业一直在寻找替代解决方案。

例如将订单转移给二级、三级供应商,弥补初级供应商无法按时交货带来的损失,部分企业还将一些核心和重点业务转移到自己的工厂。

一些OEM企业冒险改造自己的生产系统,生产与原来完全不同的产品。例如,今年2月,我国汽车制造业下降超过90%,当时上海通用五菱就迅速改造系统,改为生产医用口罩,为应对新冠疫情和公司创造可观收入的同时,也赢得了良好的声誉。

为了满足生产的用工需求,许多企业多措并举。除了展开线上办公,部分企业还与地方政府协商,通过包车甚至包机的方式接回外地员工。有些企业还为新招技术工人提供速成训练,一些正式职工甚至会在关键生产区充当起小时工。

此外,随着疫情加剧某些制造业领域供应来源的竞争,议价能力也已经从OEM转移至供应商。例如,特斯拉在近期宣布与宁德时代(CATL)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意味着其在中国生产的Model3电池将不再是松下独家供应。此外,宝马也在去年年底与宁德时代敲定73亿欧元锂电池大单。

应警惕第二波挑战

不过,这并不代表亚洲经济已经全面复苏。

德意志银行表示,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新加坡、中国内地和香港的经济活动正重回正轨,消费应将在4月份回暖,二季度将出现反弹。但鉴于欧美疫情形势仍然严峻,亚洲应警惕可能面临的第二波挑战。

“虽然消费逐步复苏,但由于美国和欧盟需求萎缩,亚洲出口或将走弱。”德意志银行预测,今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增长将基本停止,欧元区将衰退,继去年出口下降0.6%以后,亚洲出口今年或继续下降3.7%,但有望在2021年反弹7.7%。

此外,近期油价的下跌虽然对亚洲多数经济体内部需求增加有利,但从历史数据看,往往对出口不利。

广发期货发展研究中心副总经理王荆杰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当前油价下跌不仅是供应冲击预期下的结果,还隐含了市场对原油需求的负面展望。而导致需求展望偏负面的主要原因,便是境外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恶化中。这将在宏观层面上作用于商品需求,原油属其中的侧面体现。”

德意志银行认为,如果油价继续低迷,将对亚洲出口构成新的下行压力,而如果在明年恢复到50美元以上,将利好出口。

2019年,我国前三大出口国和地区分别为欧盟、东盟、美国。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实时监测系统,截至北京时间3月27日9时,欧盟国家中意大利累计确诊新冠肺炎80589例。西班牙累计确诊57786例,德国43938例,法国29566例,均位列世界确诊病例前十高的国家。东盟方面情况稍好,最严重的马来西亚累计确诊2031例。美国累计确诊85486例,为海外确诊病例数最高的国家。

穆迪分析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SteveCochrane表示,“全球消费者信心减弱将消除或减少对亚洲商品的需求,阻碍该地区的复苏。”该机构认为,由于全球旅行仍然大部分受限,全球经济受封锁困扰,恢复活力仍然十分艰难,亚洲经济可能要到明年才能全面恢复运转。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