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您的位置:首页 >股票 > 正文

未名医药(002581.SZ)股价一路突飞猛进 内控问题持续发酵

2020-07-28 14:22:54 来源:投资时报

搭上疫苗热度快车的未名医药股价自2020年年初起就一路飞涨,然而其营收却自2017年以来一直处于走低态势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A股市场不乏“疫苗概念股”股价节节攀升,山东未名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未名医药,002581.SZ)即搭上快车。

自2020年1月20日以来,未名医药股价一路突飞猛进,至6月3日最高点股价已上涨超3倍。然而,随后该公司因控股股东违规被点名,连吃3个跌停。

实际上,这并非是未名医药第一次因违规被深交所“关注”。仅2020年半年时间,该公司就因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大额资金、披露的公告内容刻意隐瞒重要信息、被投资者投诉等问题收到深交所的6次关注、1次问询。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财报数据注意到,该公司近年营收也一直处于下行状态,利润增长亦起伏不定。

未名医药近一年股价走势(元/股)

数据来源:Wind

多次违规致财务状况恶化?

未名医药主营业务为农药中间体、医药中间体、生物医药研发、生产及销售,近年来其营收及利润均陷入下跌趋势。

《投资时报》研究员整理了该公司近三年年报发现,2017年—2019年未名医药营业收入下行趋势显著,分别为11.62亿元、6.65亿元和5.68亿元。

未名医药2017年—2019年营业收入及增速(亿元、%)

数据来源:同花顺

除了持续下滑的营业收入,未名医药净利润总体上也处于下降趋势,2018年甚至出现了亏损,亏损额达0.89亿元,2019年虽转亏为盈,但仅为0.77亿元,相较于2017年净利润跌幅高达83.46%。

未名医药2017年—2019年归母净利润及增速(亿元、%)

数据来源:同花顺

事实上,2017年之前未名医药营收长期处于稳定增长态势,但为何自2017年该公司业绩突然陷入下滑怪圈?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资料注意到,未名医药前身为淄博万昌科技公司,2015年借壳万昌科技登陆资本市场。两年后(2017年)该公司经营上多次出现了极度不规范操作,遭到证监会警示。

首先是在编制同年半年度报告过程中,未名医药调整了全资子公司未名天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未名天源)参股的北京科兴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科兴)有关财务信息,导致其2017年半年度报告有关北京科兴的相关信息披露不符合真实、准确的要求。

接着,2017年10月31日,未名天源与厦门融汇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技术转让合同》,约定未名生物将“抗人NGF单体克隆抗体”的技术产权转让给厦门融汇智,交易对价为5200万元。此次转让事项剔除所得税影响后产生利润4637.33万元,占未名医药2016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的11.1%。但未名医药直至2018年5月29日才披露,此举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有关规定。

另外,未名医药在编制2018年一季度报告过程中,在未取得北京科兴财务资料的情况下,以北京科兴疫苗产品批签量为基础推算其盈利情况,并在此基础上确认了对北京科兴的投资收益,导致公司2018年一季度报告的相关信息披露不符合真实、准确的要求。

上述一系列的不规范操作,致使该公司多次收到了山东证监局的警示函。

需要注意的是,导致未名医药2018年净利润突然转盈为亏的原因还离不开该公司与子公司北京科兴间自2016年就开始的“夺权战争”。据未名医药方面称,2018年双方争夺态势加剧,子公司北京科兴拒绝向未名医药提供2017年度财务数据。深交所对此也格外关注,于2018年4月19向未名医药发送了关注函,要求其做好2017年年度报告的编制和披露工作,并说明北京科兴公司拒绝提供财务数据的原因及解决措施。

此外,未名生物子公司未名天源因经营场所为禁止发展区而被迫停产,进一步加剧了未名医药因多次被举报、诉讼而带来的业绩下滑,股价亦随之连遭重创、不断下探。

控股股东100%股权遭冻结

然而进入2020年,未名医药的状况并未有多少改变。

2020年1月18日,该公司在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称,用于偿债的4项药品技术评估价值为1.18亿元,吉林未名天人中药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吉林未名)100%股权的账面净资产为18.13亿元,而在同年2月20日披露的关注函回复中却称对吉林未名净资产进行修正后仅为0.11亿元。前后披露的数据不一致且差距较大,存在信息披露不准确的情形。深交所因此于同年2月20日对其发送了关注函,要求其说明此举的合理性。

接着,未名医药原定于2020年4月30日披露的经审计年度报告延期至同年6月24日披露,再度引发深交所注意。深交所认为未名医药未能按期披露年报的原因系其子公司北京科兴拒绝提供充分的财务数据及资料所致,并在2020年4月27日对其发布的关注函中,要求其认真核实、说明原因。

同年6月4日,未名医药又因控股股东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未名集团)存在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关联交易未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以及信息披露不准确的违规行为,收到了深交所对公司及其董事长潘爱华等5名高管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未名集团对未名医药存在长期资金占用问题,2017年12月至2019年6月累计占用公司资金高达9.22亿元,截至2020年6月初,资金占用余额仍有5.07亿元,利息约0.54亿元。

有分析人士认为,此情况是导致未名医药资金周转困难、信用风险增加的主要原因,将严重损害未名医药的独立性,同时也将侵害到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2020年5月30日,未名医药发布了关于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股份被轮候冻结的公告。公告显示,未名医药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查询证实,公司控股股东未名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深圳三道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所持有的本公司股份被法院轮候冻结。(《投资时报》研究员 吕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