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您的位置:首页 >股票 > 正文

柯达股价暴涨1320%,震惊了每一位股民!

2020-07-31 16:14:14 来源: 网易财经

美国当地时间7月28日,“破产公司”柯达在此轮前所未有的新冠肺炎席卷中,成为——“特”选之子。

一顿分析猛如虎,涨跌全靠特朗普。于是乎,柯达的股票分分钟走出了最风骚的走位,一个接近直角的拐点,震惊了每一位股民。

股价暴涨1320%!CEO一个月前刚买4万股 破产的柯达活了?

柯达股价在前一天飙升的基础上,再度暴涨逾318%,盘中20次触发熔断,一度涨至59.98美元的高点,涨超650%,创7年新高。

什么概念呢?是财富自由的概念。

用推特网友的一句话说,就是——如果你在过去一小时内买了10万美元的柯达股票,现在你的这些股票价值430万美元。不可思议。

也许柯达自己都忍不住想用胶片来记录一下美好瞬间。

从7月27日开盘2.13美元到29日收盘33.20美元,3天累计上涨1480%,市值暴增13.6亿美元。哪怕是经历了昨晚的回调,累积涨幅也达到1320.48%。

值得一提的是,柯达首席执行官Jim Continenza在6月23日买入了46,737股柯达股票,平均买入价为2.22美元。

股价暴涨1320%!CEO一个月前刚买4万股 破产的柯达活了?

如今,按当前股价计算,这笔增持已经盈利129万美元。

而根据《福克斯》报道,他从2019年8月就开始增持自家股票,其中,8月增持了10万股,11月和今年3月又分别增持了5万股,加之6月的增持,累计增持达到超24万股。

“特”选之子柯达逆袭?

美东时间周二,美国政府根据《国防生产法案》与柯达达成协议,向柯达提供了7.65亿美元的贷款,双方合作生产仿制药药物成分,以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

据媒体报道,这笔贷款来自美国国际发展金融公司(U.S.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是一个类似于银行的政府机构。特朗普5月发布命令,允许DFC为控制新冠蔓延提供资金支持,并加强任何相关的国内药物生产供应链。美国提供此项贷款的目标是减少对印度等国家药物进口依赖。

事实上,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美国国内药品生产从美国移出去,截止目前,美国消费了世界上大约40%的用于生产仿制药的大宗成分,但只有10%是在美国生产的。

如今,这笔贷款将用来支持柯达在纽约州罗切斯特和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现有设施的调整和扩展,一旦全面运作,将产生360个直接就业岗位和另外1200个间接就业岗位。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明尼苏达州目前是一个“摇摆州”,大选投票意向不明确。

特朗普评价——美国制药业历史上最重要的协议之一。

而柯达生产的药品,将覆盖美国新冠药品所需活性成分的四分之一。

因此,这波股价的风骚走位,也并非无迹可寻。以至于在交易软件罗宾侠(Robinhood)上,官宣之前柯达的股东仅有9300人,如今已经飙升至11.8万。

但是,一家搞胶片的公司,还是曾经宣布过破产重组的公司,真的能跨界搞医药吗?

奇怪的知识,好像又要增加了。

重走富士老路?

事实上,柯达目前准备走的路,正是富士曾经走过的路,只不过比后者晚了整整12年。

1892年柯达诞生,曾经一度是相机市场的老大哥,就连后来势均力敌到弯道超车的富士,也是抄着大哥做胶片的作业长大的。

2012年柯达申请破产,震惊了世界,但世界仅把这份悲哀归咎于时代的更迭,却忘记了观察其竞争对手的再次伟大。

柯达就像一个古老又优雅的贵族,有着最优质的才华,以及最顽固的脾气。

当年伟大的时候,柯达手握付费冲洗相片的王牌,连相机都是免费赠送给顾客的。

之所以被称之为王牌,是因为胶片存在巨大技术壁垒——一张底片的横截面,有20层均匀涂覆的层,每层只有一微米厚,并且对三原色感知明显。

除了成膜和高精度涂层,还有晶粒形成、功能聚合物、纳米分散体、功能分子和氧化还原控制(氧化)。

在这样一个有壁垒的行业,柯达和富士都过得相当舒适。

直到数码相机和拍照手机出现——

前者以一种传感器和处理器简单组装的姿态,打破了行业进入壁垒。胶片处理技术独家性在电子照片面前荡然无存。柯达并非死守胶片业务的老顽童,也在大势已去的时代下,开始售卖数码相机,只是面对竞争对手繁多的赛道,这项业务并没有为柯达锦上添花,反而持续亏损。

从2005年到2012年申请破产之前,柯达胶片业务的收入虽然在持续下降,但仍然盈利。与之相比之下的数码相机业务,几乎一直都在亏损。

股价暴涨1320%!CEO一个月前刚买4万股 破产的柯达活了?

拍照手机的出现让打印相片也没了出路。

2003年,拍照手机在全球的销量超过数码相机,柯达也曾预见过这个场面的到来,早在2001年就收购了照片分享网站Ofoto,但却指望靠这个网站来为照片打印业务带来业务增量。

结果,2012年,作为破产保护计划的一部分,柯达用不到2500万美金将Ofoto卖给Shutterfly,同一年,Facebook却狂砸10亿美金拿下Instagram,一个靠照片分享起家的独角兽。

面对同样萎缩的市场,从2000年到2010年,柯达销售额下降了48%,富士收入却增长了57%。

如果说柯达是一个站在行业中心,等待风浪到来时调整姿态、无论这个姿势合适与否的没落贵族,那富士就是一个抓住自身优势、委身去市场寻找拼图的变通者。

拿着自己的长处与别人battle,胜算终究是大一点的。

富士当时的首席执行官命令研发部门负责人清点技术,并与国际市场需求相比较,哪些能够匹配,一年半后,拿到一张图表。

于是,富士开始进军LCD面板业和化妆品业。

利用胶片技术,制造出在电视、电脑和智能手机制作LCD面板所必需的各种高性能胶片,如今,拥有70 %的保护性LCD偏光片市场。

又看中胶片中的重要物质胶原蛋白,以及曾经胶片必须攻克的抗氧化难题,开拓了几乎是所有女性护肤必须的胶原蛋白和抗氧化市场,创造化妆品牌ASTALIFT。

更重要的是,富士还进军了如今已经成为最热门板块的医药界。

2008年,富士胶片花16亿美元收购了亏损中的中型制药商富山化学(Toyama Chemical),此后医药板块一直是富士业绩的中流砥柱。根据财报,医疗健康及高性能材料在富士2019财年前三季度销售额达68亿美元,占总营收42.88%。

2014年,埃博拉疫情肆虐,富士一款名为Avigan的药品有助于阻止受感染细胞中病毒基因的复制。根据当时《参考消息》的报道,一名法国护士在接受Avigan治疗后,从埃博拉病毒感染中康复。

如今,当新冠肺炎再次席卷全球,这款药品甚至再次被报道对于治疗病毒有效,以至于当时富士的股票一度大涨8.8%。

不过后来,又有消息称,一些临床试验中尚无证据表明日本流感药物Avigan对新冠肺炎有疗效,富士股价又跌了3.87%。

7月28日,不管是出于主动还是被动,柯达在特朗普的力挺下,终于走上了富士12年前的成功路。

柯达预计,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公司的药品原料生产将占到其业务的30%至40%。

但很难说美国能否因此为“再次伟大”添砖加瓦,也很难说柯达能否因此逆袭再次伟大,但至少资本的狂欢已经为这个决定打了一记强心剂。

尽管有华尔街分析师质疑,为什么美国政府没有将同样的协议授予那些有现成专业技术、知识产权的纯制药公司。

《福布斯》甚至列举了三大原因告诉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柯达的财务表现和前景都不佳、市场对仿制药物成分的需求可能疲软、柯达公司管理不善的记录由来已久。

不管怎样,对于柯达这位没落贵族,如今的场面怎么都不算吃亏。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