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您的位置:首页 >商业 > 正文

邓江龙首部文集《花溪之恋》推荐语

2021-01-13 13:58:11 来源:壹点网

编者按:90后青年作家邓江龙首部文集《花溪之恋》日前经团结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由贵州志在千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策划打造的一本文学书籍。

该书分为四辑:第一辑收录花溪之鸟等散文、书信体小说;第二辑收录长篇散文诗花溪之恋;第三辑收录长篇叙事爱情诗花溪之歌;第四辑收录作者近年来所写的散文、赋、诗歌、小说等,以及省内外13位作家、诗人、评论家写的推荐语。由80后青年作家王钱军作序。

作者从花溪的山、花溪的水、花溪的鸟儿、花溪的杂谈、花溪的歌、花溪的情书、花溪的思恋等种种可见的事物里笔下生花。通过大胆幻想,把花溪比喻为一个温柔、善良、端庄、贞洁、迷奇、多变、向往的女神。她叫余琳儿。

本书从长篇叙事诗,散文诗,书信体小说,散文随笔等文体,去描写余琳儿,歌颂花溪。他向读者表达一个优美、善良,而又充满柔情的花溪,歌颂这里的一花一木。总而言之,作品是在花溪写,多数都是在写花溪。文字之中不乏体现作者那种忧愁与喜悦、埋怨与奋进思想。 同时,也表达了作者对祖国大好河山及对家乡的热爱之情。其中,《祭伯父文》写得至真至情,感人肺腑。《志在千里赋》是作者对未来的呼唤和期盼,传达了这个走出乌蒙大山的青年作家对未来的人生理想和事业理想。

作者邓江龙,穿青人,贵州织金人,1993年生于山东青岛。现居贵阳。

(作者近照)

以下为推荐语:

花里溅浪的一条溪,溪里鲜活的一条鱼,在“恋”的酒醉里陶醉的青春写作,词语一滴也有灵性之光。落于纸上,是成群的热爱与叙事。作者在花溪写,写花溪。他的体内有中华民族五千年的里程和面积,于一时邀千里之志在一地约山的知己水的知音,花替他绽放“溪”美,溪帮他绣口说古今……该书文词是记忆的疤痕,也是时间伸出双臂拥抱读者。

——著名诗人 李发模

用文字来留住诗意的青春,讲述青春的故事,这正是作家们要做的事。《花溪之恋》恰是一部书写青年与“浪漫花溪”朝夕相处、深度体验的作品。作者用深情、优美、生动的文字,将花溪的山与水、花溪的树与鸟细细描画,将流淌于花溪的思恋和情韵娓娓道来,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激起青春的美好回味。因此,我相信,在今后的创作中,邓江龙会有更好的作品出现。

——贵州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贵州民族大学教授 喻子涵

(花溪图,图由煌地、刘满堂提供)

《花溪之恋》是作者的诗文合集,情感比较轻柔、温婉、细腻。看起来都是写给余琳儿的,一唱三叹,一步三回头,如行如止,如离如合,如怨如慕,都是心灵的浅吟低唱。余琳儿是幸福的,也一定很有魅力,否则她不会在作者心中长久地驻留。不由让人想起别人的康桥,别人的喀尔美萝姑娘,或是少年维特之烦恼。不过余琳儿也可能只是一个幻影,一个关于青春、关于文学、关于未来梦想。在一个如此喧嚣的社会还能纠结于这样的玄思冥想,确实需要一份定力。这份定力当来自爱,来自对美的执着,当然也来自对人生的体悟与思考。《花溪之恋》本身的体例和辞章或许还有这样那样的欠缺,但作者的那份情怀足以让人怦然心动。对曾经在花溪河畔生活过的人来说,相同的话题会有很多,唯愿江龙用更多的文字来打动我们。

——贵州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杜国景

“花溪”对于诗人是一种精神原点,展现花溪的山、水、恋、情。用“花溪”移步换位思考过往发生的点点滴滴,“花溪”下的余琳儿视角也因此丰富、骨感、柔美。花溪的诗句是一幅画,有着美丽的色彩,具有生命的格调,向我们淡静地呈示出一种积极奋发的人生态度和宣言。

——著名诗人、诗评家 赵卫峰

邓江龙笔下那些洁白孤独的云朵、那些洒满窗户的月光、那些初秋飘落的木叶、那条多情流淌的花溪……总会令人为之一颤。在字里行间奔腾着、跳跃着,像一只山鹰在云贵高原一步三回头。打开《花溪之恋》,我们青春的影子忽隐又忽现。

——中国作协会员 马晓鸣

游花溪,她的美曾让我醉不思乡,读《花溪之恋》,藏在书中的花溪更醉人十分,这是文字的魅力,不可错过。

——作家、编剧、丁玲文学奖获得者 吴贤雕

《花溪之恋》犹如一曲交响组歌,在不同的章节呈现出不同的意蕴和律动,优美恬静、自然雅致、热情奔放、隽永悠长……都融在了在这组歌里。君若能慢慢欣赏、细细品味,必将收获暖暖阳光、淡淡清香。

——青年词作家、诗人 向 明

我读江龙的《花溪之恋》,一读就是十年。十年来江龙笔耕不辍,把自己的悲欢际遇寄托在花溪这片并不很大的山水之间,十年来,很多人和事都变了,但江龙的情怀没变,他热爱这片土地,也眷恋这片土地上的人,连我这个东北人也暗暗地羡慕他这种热情,毕竟我在与他一样的年纪时,也曾有这样的情思,但年华逝去,那段故乡热土的深情已不知还剩几何几度了。

江龙的文字是细腻感性的,他的体魄却雄壮有力,为人谦谨,待人真诚,是个阳光少年。我已不知江龙现在的模样有了怎样的变化,但我相信他的为人,他的胸怀,他的憧憬,他的期待……一样没变。不过文字却是日渐老练了,我是花溪组诗的忠实读者,我也愿这组诗还有续篇,有他们的兄弟姐妹,而他们的作者,不会忘记自己与花溪,与文字的一段情缘。江龙是穿青人,也是这个民族的佼佼者,我觉得他的明天将不止限于这片花溪的土地上,他是我们大家共同期待的明日青年。

——南京传媒学院副教授 宋二光

读《花溪之恋》,我内心充满了对花溪的向往,他的内心世界在文字里释放出一种魅力,青春是那么的幸福,也是那么美好。花溪在他的笔下是一位青春亮丽的美少女,轻轻地向我们走来,飘飘若仙,若隐若现,给人带来了无限的冲动和想象。

——中国写作学会会员、荔波县作家协会主席 李金福

怀着铭刻于心、嵌入灵魂的深情厚谊,曾与花溪产生千丝万缕联系的文艺青年邓江龙,从多年以前就把花溪当作青春时光里一场盛大的爱恋并久久地沉醉其间。

怀揣炽热的青春在风光旖旎的花溪河岸踽踽独行,多情的邓江龙为花溪取下了一个叫做余琳儿的美丽名字,让花溪开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尽情地享受着他缠绵悱恻的情思和热烈似火的吟唱,一任时光在历史的偏旁兀自流淌。

人间清浅、诗情无边,他一遍遍发出爱的咆哮,再一次把花溪河中的树影和鸟鸣抬高。

——贵州省作协会员、青年诗人、媒体人 黄 鹏

《花溪之恋》里的诗句文笔优美,清秀隽永,富有想象力,每读一段,似乎能感触到余琳儿,是一位善良可爱的姑娘。她像花溪河畔的芦苇,优美、漂亮,像诗与远方。

——青年诗人 朱顚云

贵州青年作家邓江龙创作独美,用不同角度去捕捉素材,把花溪隐喻成心中恋上的姑娘,又把心中恋上的姑娘隐喻成花溪,非常之了不起,祝以后创作中越来越丰富。

——青年诗人 朱广旭

无论是诗歌,还是散文,或者是其它的文学作品,我们最应该看到是:精神。我想,“精神”二字不仅适应人,更适用于人文作品创作的文字和词语。邓江龙的整部作品,整体上是精神的,和他现实生活中自己一样,透出一种独特而阳光的食粮,这或许就是他自我的艺术光辉所普照的韵脚。

——青年作家 赵永富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