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您的位置:首页 >证券 > 正文

小贷市场再现“冰火两重天”局面

2021-07-23 10:25:35 来源:北京商报

2021年过半,小贷市场再现“冰火两重天”局面。7月22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近日来,包括字节跳动、京东科技等互联网巨头频频传来旗下小贷增资消息,但巨头竞跑的另一面,不少空壳小贷公司也在或主动或被动地持续出清。前排竞速、“差等生”淘汰,在业内人士看来,后续小贷市场将进一步分化。

巨头竞速增资

小贷行业近日掀起一股增资热潮。

最新的消息是,有媒体报道京东旗下重庆小贷公司即将完成新一轮增资。

北京商报记者搜索天眼查发现,目前京东科技旗下有多家小贷公司,包括北京京汇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重庆京东盛际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6亿元)、上海京汇小贷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9亿元)、重庆京东同盈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7亿元)、西安京汇长安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已注销)等。若顺利完成增资至50亿元,京东科技旗下小贷公司有望跨进跨区展业的小贷公司之列。

除了京东科技旗下小贷公司增资消息外,字节跳动旗下小贷公司近期同样动作频频。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日,深圳市中融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小贷”)再度增资,由30亿元增至50亿元,增幅达66.67%。

值得一提的是,自字节跳动低调收购中融小贷之初,中融小贷注册资金仅为4亿元,从1月底大幅增资至30亿元,再到如今猛增至50亿元。在业内人士看来,字节跳动此举同样是为满足监管对全国性网络小贷的注册资本要求。

针对京东科技、字节跳动旗下小贷增资一事,北京商报记者向二者进行采访,但前述公司均表示不便回复。

事实上,多家互联网巨头旗下小贷公司频现增资。就在今年4月,腾讯旗下的财付通网络小贷也增资至50亿元。而在更早之前,包括蚂蚁、度小满、苏宁等巨头,也纷纷对旗下小贷公司进行了增资,其中蚂蚁小微小贷注册资本金更是达到120亿元。

早在2020年11月,央行和银保监会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在跨区经营、注册资本、杠杆、联合贷款、贷款投向等方面,均做出了明确要求。对于全国性业务网络小贷注册资本要求更是上升到了50亿元,且为一次性实缴货币资本。

一业内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几家巨头旗下小贷公司增资到50亿元以上,一方面是为符合监管要求所做的准备,另一方面也是在新杠杆要求下,扩充业务量的需要。金融业务必须持牌和金融监管不断加强背景下,网络小贷牌照成为互联网公司开展金融业务的抓手之一,不过未来全国性业务的网络小贷公司申请更难。

对此,消费金融专家苏筱芮同样表示,多家巨头旗下小贷公司增资,一方面表明贷款类业务仍是巨头金融业务中的重点构成,另一方面也表明在2021年消金牌照批设情况尚未明朗的当下,选择小贷牌照进行增资以实现规模扩张,成为部分巨头的现实路径,而这也将使得小贷行业的竞争加速。

地方小贷陷尴尬困局

巨头竞速小贷增资的另一面,是空壳小贷公司持续退场。

海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近日公布,该局对辖内小额贷款公司开展了清理规范工作,现将截至2021年6月30日已被市场监管部门列入异常经营的小额贷款公司名录予以公告。根据名录,被清理的小贷公司高达91家。

除了海南外,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自2021年以来,包括湖南、大连、广州、吉林、辽宁、安徽、江西等多个省市均对辖区内小贷公司进行了清理整顿,监管措施包括停业整改、取消从业资格……

“近几年来,高利率、违规营销、暴力催收等信贷市场乱象频发,监管机构针对信贷市场出台了多项规范。”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相对于银行等传统持牌金融机构,地方小贷公司由各地金融办监管,数量众多,标准化程度低,业务质量和合规程度参差不齐,其遇到的挑战和生存压力更大,因此不少地方小贷公司逐步退出市场。

“很多地方小贷经营,现在越来越难了,一方面是严监管大环境下,公司合规成本在不断提高,另外很多业务线受到掣肘,在业绩上也很难取得突破,小贷业务线在公司一度处于拖后腿状态。”一小贷公司高管同样向北京商报记者感叹道,曾经的香饽饽小贷业务,现在竟成了手中的鸡肋。

可以印证前述小贷公司高管观点的一个现象是,北京商报记者在阿里拍卖平台搜索发现,目前市场上不少小贷公司股权被转让。截至7月22日,阿里拍卖平台与小额贷款相关的变卖/拍卖标的高达1346个,当前正在进行拍卖的标的包括昆明市官渡区中炬小额贷款有限公司30%股权,报价254万元,从拍卖热度来看,0人报名,仅3人围观。另从阿里拍卖平台展示的过往竞拍情况来看,小贷公司拍卖也曾现多次流拍,低价抛售但无人问津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

除了阿里拍卖平台外,自今年以来,也频现不少上市公司,对旗下小贷公司的股权进行转让,包括诚意药业旗下的诚意小贷、多氟多旗下的富多多小贷、智度股份旗下的智度小贷等。

在苏筱芮看来,目前市场上,部分地区仍存在“失联小贷”“空壳小贷”等乱象,一些小贷机构面临增长乏力、核心竞争力不足、业务高度同质化等窘境。此外,还有很多机构受制于杠杆要求,更青睐于消费金融牌照,由此,很多地方性小贷陷入尴尬境地。

差异化发展是关键

业内认为,后续小贷行业仍将持续分化。洗牌后,如何提高数据风控能力、完善治理制度和机制、提升公司金融科技能力和线上化服务水平等,将成为小贷公司后续生存关键。

正如苏筱芮所称,小贷作为金融支持地方经济的重要组成,将进一步发挥“毛细血管”作用,建议从业机构深耕地域经济,充分挖掘小微企业、普惠金融的需求,提升服务能力与科技水平,打造自身的特色业务。

于百程则建议道,未来,地方小贷公司要发挥自身灵活和了解本地的优势,与传统金融机构形成差异化发展,做到小而美,同时也尽可能地利用技术手段,降本增效。